李平锻炼的已经很是成熟,起码一个普通的士兵

看看地里面,根本就不想干活,倒是像在玩耍的几女,李林不禁感叹道:“诶……这t是生活啊!”在回想起来自己的身份,争了这么多的,得到了这么多,但是失去的,也肯定会是与你得到的成正比的。
 
    “哈哈!”看着几女嬉笑的样子,李林摇摇头,自叹道:“多想每天都过着这么逍遥快活的日子啊…………”甄姬抚琴,玉儿按摩,颖儿在一边唠唠叨叨的光着孩子,张素素和蹋蹋焕儿来一段剑舞什么的,多爽!而现在的几女,可能跟李林出来走一走,都是一个极大的奢求了,要不然怎么会非要跟自己来兖州,要知道战事未平,李林怎么会轻易答应她们跟着呢,但是几女实在是不愿意,刚刚从北平赶来跟李林相聚才不到两个月,就又一次要相隔那么远,纵然是李林征战之时,能够让几女离李林近一点,几女也是心甘情愿啊。
 
    “啊!”一阵哭声打断了李林的思绪,回头一看,李林立即假装生气道:“虎儿,是不是有欺负妹妹了!”原来又是李虎吧李洁给弄哭了,李林赶紧过去,捏捏李虎的笑脸,李虎没好气道:“哼!是他先欺负我的!”
 
    李林笑着说道:“但是你是男子汉,你也不能欺负女孩啊!”
 
    李虎不情愿道:“爹爹,你都说我是男子汉了,怎么还不让我学武啊!”
 
    李林笑嘻嘻的看着李虎,这个小子,就是喜欢学武,跟李平不一样,李虎李林没有怎么太多的管教,加上李虎有些天生巨力的意思,就养成了有些傲气的习惯,李林的二女到了六七岁,都会送到大学里面先启蒙教育一下,这个小子堪比当年的李平,哦不对,简直比小时候的李平还能惹祸,李平有心眼,变成了孩子王那个,而李虎这个小子就是单纯的喜欢挑事,爱打架,加上自己有本事,跟有家势,在北平可是小有名气,而到了六岁的时候,还没认识几个字呢,就吵吵这要学武,李林身为一个家长,怎么会允许自己的儿子是一个武夫,当然不会同意,结果李虎有是软磨硬泡李林和她的那些个姨娘,自大张素素来了之后,这个没溜的丫头,竟然还在私下里交了李虎一些武艺,但是就她那两把刷子,李林都打不过,交了一段就被李虎嫌弃,又去磨蹋蹋焕儿,反正最后李虎看出来了,要想学到真本事,还是要跟他爹爹麾下的大将学习,有李林在,谁敢同意?李平都是跟太史亨长途跋涉,感动了李林,才答应跟着赵云的,李虎现在只要李林一跟他说话,就会提起来这个事情。
 
    李林摸了摸李虎的脑袋,又过去把还在假哭的李洁抱在怀里,对于这个情形,其他几女早就已经习惯,这两个孩子就是喜欢跟他爹爹面前闹腾,谁也没有过来管。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的说道:“好了,死丫头,别装了!我早就看出来了!”
 
    “嗯!”李洁轻哼一声,钻进了李林的怀里,扭着身子,李林爱惜的亲了一口,又对李虎道:“你这个小子,不先学学文化,学武有什么用,你们老师没有交过匹夫是什么意思吗?”
 
    “嗯…………”李虎撅着嘴,不乐意,道:“我……但是爹爹,大哥就能够学武,现在都能穿着盔甲跟爹爹打仗了!”
 
    李林笑了笑道:“你这个小子,还嫉妒你大哥呢,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大哥吃了多少苦!平儿!”随着李林的一声叫喊,一个身材不高的士兵火速跑了过来,对李林拱手道:“爹……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你看!你大哥现在这个样子你很羡慕吧,等到你能够打过你大哥了,我就让你学武,想去哪里任你挑!”
 
    李虎不愿意道:“大哥……大哥他比我大两岁呢!有跟了赵云伯父学习了一年了,我……我肯定打不过!”
 
    李林道:“看吧,你也有自知之明,等到你跟你大哥这般大的时候,你好哈努力,一定就能到达你大哥现在的水平,到时候你想学啥都行了!”
 
    李虎撇撇嘴,不说话了,李林对李平道:“好好教育教育你弟弟吧!”
 
    李平拱手道:“主公,那个…………那个我今天当值!”
 
    李林无语道:“放你一天假,带你弟弟去营里逛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李平拱手一拜,但是随即就露出了笑脸,一拉李虎的手道:“走二弟,哥哥领你去军营!”
 
    “哦!好诶!”闷闷不乐的李虎,爆发出了欢呼声,在李林怀里的李洁不干了,立即说道:“爹爹,爹爹,我也去,我也去!”
 
    李林笑道:“你个女孩子家家的,去干啥啊!”
 
    “我就去嘛,爹爹!”李洁一撒娇,李林的防御力直接降低百分之100,李林无奈,点点头,道:“去吧,去吧!”随即有对李平道:“看好你弟弟妹妹!”
 
    “嗯,知道了!”李平一手拉着一个,就离开了,李虎和李洁根式兴奋不已。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诶,这几个小崽子的不给他们机会,而是李林既不愿意看到手足相残,更加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家业会因为内讧而败了,就跟历史上袁绍似的。
 
    李平跟着赵云南下,一路来,经历自然是非常之多,李平锻炼的已经很是成熟,起码一个普通的士兵的素质还是有的,个子也比同龄的孩子要高,要状,曹操一死,不仅让李林得到了更大的权利,其实也让李林有了巨大的危机感,所以现在也是应该让李平跟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了,一个要当主公的人,不可以是一个身体素质极差的人,但是也不必成为一个武将,差不多就可以,现在李平要跟在李林身边,他能够从李林身上得到什么,也就要看他自己的了,李林因为不愿意让他以李林大公子的身份跟随自己,所以即使儿子,也是麾下,李平现在就是护卫营的一员,甚至要参与护卫营的日常训练,当然了,方方可是看着李平长大的,爱惜之情不下于李林,虽然李林下令一视同仁,但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怎么可能挺住护卫营这样的精锐中的精锐,严酷中的严酷训练,暗地里当然是会放水,又放水,全靠李平自己的意志决定,自己要不要干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一声叫喊传来,何其耳熟,李林立即站了起来,只见一个将军带着几个护卫缓缓的从田埂上走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哈哈!子义!想死我了!”李林立即跑了过去,一把抱住来人的肩膀,此人正是太史慈,青州的战事差不多结束了,而李林封董昭为青州刺史,郭图为从事参军,等待机会,图谋下邳,与兖州田豫呼应,两路攻打曹操在徐州的人马。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